网站位置: /论文/汉语言文学/写作范文资料阅读

关于中文系方面毕业论文的格式,与旧事琐忆2016年5期相关毕业论文提纲

这是一篇关于中文系方面本科论文范文,与旧事琐忆2016年5期相关毕业论文的格式。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与中文系及博士生及图书馆方面相关的免费优秀学术论文范文资料,可作为中文系方面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论文写作参考文献下载。

吴江

2003年9月中旬,我接到江西《百花洲》文艺杂志编辑洪亮先生的信,附了吴江老先生手札的复印件:

洪亮同志:寄上最近出版的拙著一本.

听说江西师范学院有位刘时南先生,熟读四书五经,不知你认识否?为学要多交朋友,互相切磋辩难.(下略)

吴江

9.15

我很惊奇:这位 的“大秀才”怎么会知道名不见经传的我呢?我颇有“孔北海乃处长知天下有刘备耶”(见《后汉书孔融传》)之感.但把“江西师范大学”仍称旧名,把“刘世南”误为“刘时南”,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为了让吴老了解我,我把拙著《在学术殿堂外》寄给他,还告诉他此书第123页引用了他的话.在给他的信中,还写了这么一段话:

我对您是非常尊敬的,您的著作我都看过.在我的心目中,您是和顾准、王元化、李锐、李慎之诸先生一样崇高的.我热爱真理,蔑视权贵,您如果认为我只是熟读四书五经的人,那就不确切了.看了拙著,您会转变看法的.我对自己的要求,是做一名追求 的战士.(下略)

刘世南

2003.9.22

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

世南同志:今天收到来函和大著,甚喜.请你原谅,我把你的大名写错了,这是因为在和王春瑜同志(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历史学家)通时他提起了你,我也没有问清,适提笔给洪亮同志写信,就提到了你,是希望他能多与学问家交往,不局限(于)宋诗(世南按:洪亮写了一本研究苏轼、黄庭坚等人的专著《放逐与回归》).你熟读“四书五经”也是王春瑜的话,我想这是说你传统文化根柢深厚之意.寄来大作,粗粗翻了一下,果然名不虚传,你不是“在学术殿堂外”,而是当之无愧地“在学术殿堂内”,能与钱钟书对话就足以证明.我90年代曾去香港,与饶宗颐先生见面.言谈之中,我觉得我完全没有和他对话的资格.学问之事,实在来不得半点浮夸.我一直只能算是奉命从事宣传工作,“文革”当中才读点书,离休后执笔为文比过去有些长进,但不学无术的毛病也暴露得愈明显.想回头读些古籍以补课,但已经晚了.你的书虽不厚,但一望而知学养深度,当好好拜读,不辜负你的信任.匆匆即问

近安!

吴江

2003年9月29日

我回信后,他接连两次寄赠所著书,并在一信中说:

刘世南先生:

大札收到,谢谢.你是认真读书做学问的人,如今已十分难得.读你的新六号小楷,亦可以看出你身体不错,潜力很大,前程无限.学问上做通人难,世界事情之广且复杂,未知数尚不计其数,世界何来通人?说到底,古今圣贤大抵只能称“一得之见”.你说我是“大秀才”,不敢当.“秀才”的名词也不好听,意即“无独立思想者”,还不及古之幕僚.不知先生以为然否?拙作《十年的路》当另寄奉求教.此复,特祝

新年愉快!

吴江

2003年12月30日

来函提到 墓,特将拙作一篇寄上,请正.

现在,2013年,相隔十年之后,我照录这两封信时,对第一信中的“我一直只能算是奉命从事宣传工作”和第二信中的“‘秀才’的名词也不好听,意即‘无独立思想者’,还不及古之幕僚”.连起来看,不免犹豫,生怕有损吴老的形象.经过同本校一位马列主义经济学教授商讨,才知道这正表现了吴老的崇高品格.经过改革开放,经过苏东剧变,他善于反思,认识到过去对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并不全面,更可能有很多是非马克思主义的.所以,吴老痛定思痛,才深深忏悔自己过去只是奉命行事,缺乏独立思考.

吴老是值得我们尊敬和怀念的.《十年的路》,写了他和 同志相处的情形.他高度评价耀邦的功绩:率先拨乱反正,批判“两个凡是”,平反大批冤案,促使老人退休,以及冲开改革的大门.这些丰功伟绩,应该也含有吴老的贡献,例如“两个凡是”.

耀邦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在新兴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中,形成 、自由、平等、博爱的观念,是人类精神的一大解放.我国社会主义发展中主要的历史教训,一是没有集中力量发展经济,二是没有切实建设 政治.

如果胡继续担任总书记,在吴老和其他同志的帮助下,一定会沿着国家政治的现代化、 化的道路前进.

2013.8.26

知道我写了上述内容,一位朋友告诉我: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国反修时,吴江写了《一论无产阶级 的历史经验》《再论无产阶级 的历史经验》,发表在《红旗》杂志上,得到 的赞赏.

听了这番话,我才恍然大悟,真正懂得吴老师那两信中那几句的含义.

又听到上述我请教过的那位马列主义经济学教授说,吴老晚年长期反思,非常苦闷,最后的结论是:应该走 社会主义道路.

2013.8.30

暑假过去,新学期开始,我翻看新到的各种杂志时,发现《马克思主义研究》2013年第7期,《不能对苏联社会主义模式采取历史虚无主义态度――与左凤荣教授商榷》(作者: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一文,正是引用吴老执笔的《一论》《再论》来驳斥 党校教授左凤荣的.周氏指出戈尔巴乔夫把“斯大林模式”说成“极权社会主义”,说左氏和戈氏一样,把 的领导说成政治垄断,公有制是经济垄断,马列主义是精神垄断,总之,不 .

而《南风窗》2013年第15期,“纵论”栏有一篇《马克思的 观》,作者为郭凯,她却指出:“马克思曾对巴黎公社以普选选举制为代表的 制度做出过高度评价,并将其推崇为社会主义政体的典范”,但是,“俄国十月革命后,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的 本质的强调在苏联逐渐被遮蔽.”“绝对权力的统治与 相背离.而一旦背离了 ,社会主义也将不可能存续.”她尖锐地指出,“当今世界在 政治制度下早已发展出的福利社会主义,也远远优越于社会主义的唯一可能形式.社会主义要么将是 的,要么就不是社会主义.吴老在《冷石斋随笔》中最后一篇《资本主义“桃花源”》中,论为梦游挪威,它的GDP是28433美元,次于美国的31872美元,而生活质量、财富及社会前景,则为世界首选.因为它“私人资本+财富共享+精神文明+男女平等”.所以,吴老社会学家游客之口:“吁!此资本主义‘桃花源’也,循此前去,或可达资本主义之后的新社会.”

“资本主义之后的新社会”,岂不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我为吴老进一解:资本主义制度以“自由”来尽量发挥每个人的主观能动性,让他们创造出尽可能量多质优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又以“平等”来进行第二次分配,尽量缩短贫富差距,做好社会福利事业,尤其是住房、医疗、教育三大社会问题.在这种基础上,由于生产的高科技化,劳动者的繁重而危险的体力劳动,已被高科技所取代了,大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兴趣去进行种种的文化创造,而人类解放最鲜明的标议是男女平权.这就是说,私有制并不是万恶之源,在合理的社会里,能够发扬私人企业主的创业精神,而避免国企的短缺经济、挥霍浪费和化公为私.

古今中外的仁人志士,为了探索社会发展的正确道路,真是生死以之,死而后已.吴老正是其中一员.继起者将是无穷的.

2013.9.16下午

《文汇报》2013年9月12日第7版“笔会”栏,有王春瑜先生的《忆吴江老人》一文.吴老1917年生,长我5岁.最使我惊异的是“他在晚年,沉湎于佛学,自称居士.”而且在90岁时,写了一张条幅送春瑜先生:“英雄到老尽归佛,唯有神仙不读书.”这出之于一位马列主义“思想家、哲学家”之手,实在耐人寻思.

“文革”以后,毛时代结束以后,中国大陆普遍卷起“信仰危机”的飓风,实质上是看透了这个一贯自称“光荣、正确、伟大”的党和所谓“特殊材料制成的人”.顾准、李慎之反思了,他们的思想得到了飞跃,起了质变,为广大的知识人树起了一面觉醒的旗帜;而吴江却走向虚无!

我从少年时就知道“宗教是 ”这句话,但也知道晚清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以至章太炎,都深受佛法精进有为的影响.他们和佛祖一样,为了却世间一大事而来:普度众生,同登彼岸.众生一日不成佛,则我不成佛.为了完成这一宏愿,他们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粉身碎骨,前仆后继.

然而吴江不在其列.

我不知道 老一辈中,类似吴老的有多少人.

鲁迅在“五四”新文化运动过后,曾有小诗:“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茅盾在大革命失败后,写了三部小说,题目是《追求》《幻灭》《动摇》.

彷徨、动摇,吴江却是幻灭.

我,作为一个九十周见的知识人,始终相信,人类永远在探索前进,路,总是人走出来的.

2013.9.20晨5:37

吴小如

今年(2013年)7月12日,在江西省图书馆文学库,发现了一本《莎斋闲览――吴小如八十后随笔》.信手翻翻,碰到熟悉的名字,如檀作文,便翻来细读.直到随手翻到第289页,《学术“量化”误尽苍生》,看到“刘世南”三字,不禁大吃一惊.仔细一读,才知道是对拙作《救救青年,救救学术!》一文的反响.现先录吴先生原文&#

1 2 3

中文系本科生毕业文管理制度

每天写1000字

一个中文系的理科生

北大精神流浪汉:甘做未名湖畔爱情之囚

找人游戏2016年第3期

找人2016年第2期

语言文学毕业论文

关于外国文学的论文

电大汉语言文学本科

现代文学 论文

汉语言文学论文选题

十七年文学论文

关于儿童文学论文

汉语言文学论文答辩

汉语言文学专业方向

汉语言文学专科论文

旧事琐忆2016年5期全文下载Doc版本